真的就“曲线回家”了

生平第二次买联程票,时间表上两车仅仅只有40分钟的时间差,也就是一车到站之后我还有40分钟的时间等另一个车到站便上车.即使第一个车晚点半小时.如此看来我是不出任何担心的.其实我也是这么做的。

很感谢TJ,TC送我上车,作为一个人独行这也给我减少了不少压力.并且从容了很多.

因为无座,所以我老实巴交的在门口的位置看着一波儿一波儿的人是上或是下.有时把背包放在提包上以减轻负重.开始的时候还好,后来完全放在上面,也一点不凑效了,脚还是酸疼得厉害.为了故意转移注意力,便极力去偷听,偷看,偷着乐.

到第一个站,就有一对母子上来,妈妈在列车员关门以后,在门边用她自己带的塑料折叠登坐下。母子俩与亲友们通电话以后,母亲便拿着手机开始看小说。而小家伙挣脱出妈妈的怀抱,眼睛迟疑的盯着车门旁的天花板,那是两节车厢连接的地方。转眼盯着自己的像算命先生一样跳动的手指,似乎在算它的寿命。车厢连接口的过道上回家的男女学生。他们在讨论着关于刚入大学,关于在国企上班、在私企上班的差别。稍微入行的人都晓得他们太单纯、太耀眼,就像打工仔在政客面前讨论对美关系。

过宜春,那一群学生和母子下了车。世事难料,又上来一对情侣。男子穿得和冬天街上的混混差不多,除了那双满是灰的布鞋。而女人,披头卷发、高脚靴,一条血红色的宽领大衣,显得极其高雅。不过她的皮肤并不好,虽然年纪很轻,反而显老。画了下眼皮的眼睛,似乎想告诉别人她也可以妩媚,不过却一点让人看不错来。着实的小女人。她总是在问他男友一些极其无聊的问题,我都懒得再去看了。

晚上11点28火车停在了株洲车站外。已晚点15分钟。那男子突然说,应该要停半个小时吧!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。我不再那么乐观。K423是不是快到了?到了没有?应该快到了?它是不是也晚点了?不知晚多久?各种猜测如雷贯耳。一分分一秒秒,时间过得很快,不断的拿出手机看着时间到了00:18。这个时候车终于启动了。到株洲站内已是30多了。下车我便问每一个看到的在站台上的工作人员,K423开走了多久。到出站口地道的时候一个女站台人员才告诉我说“快到2号候室去”。十分迟疑,还是一路跑去,8号LED上清晰的显示“K423 在此候车”。虽然这里和其他地方一样都是冬天的冷,我却有些热了。

分类: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提醒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