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那岌岌可危的信任

那是夏初,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安排,没能提前买票或者约顺风车从重庆到六盘水。晚上8点了,我还是必须要去六盘水参加第二天早上的会议。办公室此时只有昊昊、超哥和我。他们也知道我没有其他办法了,超哥:你开我的车去吧,自己路上多休息。就这样我便启程上路了。

凌晨1点多的时候,经过4个小时已经到了叙永,开着灯的加油站已经关门了,看着岌岌可危的油量,继续前行。一个接一个皆是如此。一直在几十公里后,找了一个服务区休息。早上6点我醒过来搜索最近的加油站,发现都挺远,唯一一个加油站在高速路外面17公里的地方,我便开过去了。刚下高速,看到一群孩子赶去上学。仅此一条路,打开车窗,慢慢前行,走了好一段,我还是开口问旁边上学去的孩子:加油站在左边还是右边。孩子:在这边,那边没有。我:要走多远。孩子:要走十几公里。我加大油门在山路里奔驰。路越来越陡,路越来越崎岖,碎石一直都有,路上零零散散的几辆面包车接送付钱的孩子去学校。辗转3公里不到我慢下车来,停在路边。看着旁边一辆停在绝壁房子外面的三菱车。突然一辆面包车路过,我顺势拦下来它。我:叔,我车里没油了,我这里去加油能到吗?叔:这个路很不好走,十几公里要开四五十分钟。我:那怎么办?叔:我送你去打油吧!突然从房子旁边的绝壁楼梯上走上来另一个大叔。他们简单交谈一下。大叔:你带他去前面那里卖点黑石油。我便上车跟随叔去了。他下车给老板打了个招呼,然后我就直接买了4L倒进油箱。转身他已经离开。

更多阅读

分类: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Subscribe
提醒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